:::

進駐大小事

回上一頁

Be STUPIN! Be Smart!/ 郭奕臣

STUPIN 代表著是一種向未知領域探索的狀態,所以不會被現有邏輯框架給羈絆著,既使面對全然未知的狀態卻還是有勇氣一步步往前,並帶著開放的心態迎向那未知的旅程 !

問題成為一種解決的方法

STUPIN藝術家工作室駐村平台 — STUPIN主要以藝術家個人作為單位,透過「Studio 空間交換1」與「Pin 駐地文化導遊2」,進行工作室與人脈資源的連結和分享,進而串聯出一種全新型態的國際藝術駐村網絡。 STUPIN的讀音似stupid(愚笨的),藝術家在創作的過程中常是一股腦的傻勁再投入創作,而這態度往往得到的是出乎意料的結果,創作不僅僅是提問的方式,更能成為一種解決問題的方法,進而去提升活絡現有駐村的環境。

STUPIN代表著是一種向未知領域探索的狀態,不會被現有邏輯框架給羈絆著,既使面對全然未知的狀態卻還是有勇氣一步步往前,並帶著開放的心態迎向未知的旅程!

STUPIN.ORG展覽現場STUPIN.ORG展覽現場

 

每座城市都是屬於你的工作室

2017年開啟了首次的STUPIN交換工作室駐村的模式,在地球兩端截然不同的城市,一座位在太平洋的熱帶島嶼-臺北,臺灣,一座迎著大西洋海風的歐陸國度-波爾圖(Porto),葡萄牙,與我交換工作室駐村的葡萄牙藝術家Filipe Cortez,是2016年在紐約透過朋友介紹認識,他也曾在紐約駐村機構Residency Unlimited駐村過半年時間,這趟2個月臺北駐村旅程,Filipe Cortez順道去了東京、香港、澳門,體驗這些亞洲不同的城市,對從未來過亞洲的藝術家而言,所有體驗都是相當獨特的,他笑著說最特別的事,是他很久沒有說葡萄牙語了,在臺北駐村期間,他試圖找尋在日據時代留下的歷史遺跡,卻很不容易,最終在臺北車站旁北門附近的臺鐵眷村找到適合素材,他的作品透過乳膠薄膜、矽膠翻模與石膏這些媒材,將殘留著老臺北與日據時代痕跡的廢墟記憶凍結封存,訴說著在這城市逐漸遺忘的歷史記憶,而我從臺北來到波爾圖這座美麗的酒莊古城,也是我第一次來到葡萄牙,從這些許多斑駁的世界文化遺產的古蹟中,歷史記憶的痕跡隨處可見,葡萄牙曾經16世紀航海時代的霸主,因而留下許多輝煌的歷史建築,這些輝煌的歷史也只能從城市的面貌去緬懷,透過不同城市記憶的方式去保存。

STUPIN首次交換駐村 郭奕臣, Filipe Cortez

Filipe Cortez 臺北駐村創作過程

 

在波爾圖駐村期間,每天跟當地的小販購買報紙順便練習幾句葡萄牙語,回到工作室將報紙上的影像與文字,重新拼貼在象徵遊牧的STUPIN帳篷上,讓駐村的記憶有個可以棲居的歸屬,在每天往返工作室的路途上,都會經過許多美麗的瓷磚牆與充滿歷史記憶斑駁的牆面錯落交織著,這屬於葡萄牙獨有的街道風景,在這交換駐村期兩個月的期間,有別一般駐村機構對藝術家的職務上的關係,更像是朋友般的情誼,這次交換不僅僅是分享彼此空間,更是種心靈空間的置換,在駐村期間,彼此同時都在經歷一種不同文化與生活模式的衝擊,也透過彼此的雙眼重新觀看原本自己熟悉的城市,從原本陌生而逐漸感到熟悉的共感經驗,更像是一張重複曝光的相片,記錄著一段故事兩種不同的記憶,如果一張底片的生命 是記錄著一個即將消失的記憶,那重複曝光就是讓這記憶延長,也許記憶終將不再是記憶,而是疊成一段未完的故事,故事終將被訴說著,才能找到它生命的價值。

葡萄牙 波爾圖

 

對藝術家而言,駐村很重要的是如何聯結當地的人脈資源,這次交換駐村的模式,則是以展覽的呈現型式,將畫廊空間轉化為藝術家工作室,藉由孕育作品的第一線、後端展示,甚至販售場域的同時發生,探討藝術家、作品及空間狀態屬性三方交互之間的關係,Filipe Cortez在臺北駐村期間,透過駐村的展覽形態,不但能同時間接觸到畫廊、策展人、藝術收藏家、觀眾,更結交了許多朋友,而在波爾圖駐村的同時,也透過Filipe的引薦認識了當地的藝術家與畫廊的資源,而這樣的彼此交換資源的模式中,也為彼此建立更深厚的情誼,在離開波爾圖的最後一天,拜訪了Filipe Cortez大哥所開的傳統葡萄牙料理餐廳,位在海灘旁邊非常雅緻的餐廳,剛好巧遇了他父母親在用餐,跟他家人聊到他在臺北駐村的狀況,離別前他的母親給我一個暖暖的擁抱,讓我感受到家人在背後支持著他創作的力量,回到臺灣後,在Filipe Cortez離開臺灣的最後一個晚上,帶他回到我的故鄉-高雄,也見到了我的家人,這次的駐村不但是分享彼此所擁有的,更是走進彼此的生活裡,豐富了彼此的生命,也在彼此眼中窺見不曾凝視過的城市角落,臺北/波爾圖不再是那彼此熟知的那座城市,而是在彼此眼中看見了另一座城市,也看見另一個自己。

波爾圖 廢墟

 

在波爾圖的駐村旅程當中,意外的發現了一處廢墟的工廠,而在廢墟中所有的空間都被各式各樣的植物給覆蓋著,成為一座廢墟花園,每株植物都在適切地位置找到適合自己生存的方式,在有陽光照射的角落,有花朵綻放著,在地窪積水處,苔蘚遍佈了整個地板,在廢棄零件的洞口裡,蜜蜂正在築巢建立起屬於他們的窩,空間的功能並不是它原本被賦予的狀態,而是在它被澈底釋放原本的功能後,空間才完整了屬於它該有的樣貌,透過這樣的觀察與體現,在 STUPIN 這平台,它不僅是我對現有的環境結構的一種提問,更是試圖在這僵化的結構裡重新解構它,透過分享彼此的空間與資源,在現有的體系中,找出一種全新的可能性,也帶來更多駐村的可能性,讓每位藝術家的工作室都是一個駐村單位,每位藝術工作者也都能成為當地的文化導遊,透過共享的方式,每座城市都將是屬於你的工作室。

STUPIN藝術家交換駐村平台

註1
「Studio 工作室交換」是雙方都有自己的工作室才能交換。若沒有工作室者可向有工作室者申請,並以不同模式交換或出租。

註2
「Pin 文化導遊」可透過當地 Stupin 會員分享地方資訊與帶領深度探訪,豐富駐村經驗並且交流人脈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