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村藝術家

圖片來源:駐村藝術家 牛俊強

許家瑜

許家瑜照片
許家瑜與作品

許家瑜

駐村地 美國 / 科羅拉多州
藝術村 安德森牧場藝術中心
駐村創作 <應逃巧克力蛋糕>
許家瑜,1969年生於臺北,現工作生活於桃園。2003年獲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藝術碩士學位。2007年獲選鶯歌陶瓷藝術節駐館藝術家,2006年獲選文化部獎助赴美國安得森藝術中心駐村藝術家。

駐村心得:吃兵:

甜點被我隱喻為慾望的象徵,螞蟻卻轉化成了士兵,是暗示也是嘲諷,笑他們傻的同時也嘲笑了自己。我抽離了戰爭的殘酷面,只談爭奪與慾望,現實與荒謬。在模擬眞實實物時,卻改變了實際物體的尺寸與比例,照成荒唐的視覺錯亂與場景錯位。

戰爭是無情的,始於無盡的慾望,反觀自身似乎也找到人性的弱點。弱點是掠奪,佔有,是由無到有的過程的無恥合理化。由古至今多少堂而皇之的侵略被付予神聖的理由,卻忽視犧牲者的痛楚。今日再看當時的戰爭是為何而戰,又保衛了誰?不禁笑起人類的癡傻。

非常榮幸獲得文建會補助,於2006年出訪駐村創作,我的駐村計劃分為兩個部分,為期2個月。

第一個月在克羅拉多州的安德森藝術中心,因為海拔高的緣故,我罹患了嚴重的高山症,步行小小十步的距離有如登山般喘,因為這個緣故,我改變性急的個性。我時刻調整氣息,有如老僧入定般地進入內觀,這使得我重新檢視我的創作,看到新的更有趣的可能。

在第二週後我的身體較為適應環境,做了一些更有趣的嘗試,算是因禍得福。也感謝安德森藝術中心給予許多協助讓我順利完這些有趣的創作。

第二個月我來到紐約市,距離上次造訪已然過了25年寒暑,這棵大蘋果變得更為閃亮動人。特地要回顧的是911遺跡,那時雙子星大樓遺址是一個大黑洞,這裡葬送了多少人的生命與美滿幸福的家庭,只為了仇恨而殺人的意義是什麼我看不到。最令人心痛的是那些罹難者的兒女所製作的卡片留言看了令人不捨,而這些又成了我的創作動力:我要繼續創作甜蜜可愛的視覺,但是有狠狠批判暴力的作品。所以接下來的日子我造訪了許多有趣的甜品店、蛋糕店。有一次正在櫥窗前對著蛋糕拍照時,警察出現了,指著我問店員說:「是這個人嗎?」店員說:「噢,不是!是裡面哪個瘋子」哈哈!剎那間我也有點兒懷疑我對蛋糕造型的狂熱,其實也不亞於那個被警察帶走的狂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