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駐單位資料庫 / 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

回上一頁

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

美國 / 紐約
創立時間 1994

ISCP是紐約市頂尖的非營利當代藝術駐村機構,歡迎全球新銳與發展中的藝術家及策展人。

ISCP成立於1994年,已接待逾1,700名58國的藝術家及策展人。ISCP從曼哈頓遷入布魯克林佔地18,000 ft2的印刷工廠,有35間工作室、一間藝廊和作品空間。

ISCP建立全球網絡,聯繫頂尖藝術家與策展人,支持他們創作,追求專業發展,讓駐村藝術家充分體驗紐約生活,打開能見度。

ISCP旨在推動對話與合作。主要活動為:駐村、展覽與參與專案,讓ISCP成為獨一無二的當代藝術創作、展演、網絡平台,提供多元國際觀點。




駐村心得


周孟曄
測量,100 Minutes Per Day
  • 周孟曄展覽照片
  • 周孟曄展覽細節
  • 周孟曄作品照片
  • 周孟曄作品
  • 周孟曄作品細節
  • 周孟曄展覽細節照片
  • 周孟曄作品展覽
周孟曄,法國巴黎第八大學造型藝術碩士研究所畢業,大學時期曾就讀於中央大學數學系(1986-1987)和臺灣大學人類學系(1988-1992)。2006前往洛杉磯十八街藝術中心、佛爾蒙藝術中心、紐約ISCP藝術村等地駐村,也曾在黃金博物館(2012)、朱銘美術館(2011-2012)、板橋435國際藝術村(2010)、嘉義鐵道藝術村(2005)、臺北國際藝術村(2004)、樹火紀念紙博物館(2002)等地駐村。

駐村心得:

測量挑高的空間,寬444.5 公分,長494公分,高度量不到,大概是600 公分以上。

沒有窗戸,天花板上的斜窗戶讓空間整天都亮的很燦爛,然後,我開始用自己的方式,認識和確定這個即將相處4個月的空間:測量,用數字測量數字。

因為沒辦法打光,所以在這個白的很純粹的空間,我的數字第一次有了顏色。雖說是沒辦法打光來營造影子的空間,但是在午後會有自然光影出現,可遇不可求,一種泰然而微弱的驚喜。



以不同尺寸的正方形紙為單位,畫著,割著,完成了兩次工作室的測量,得到兩條平行線, 兩個不同測量結果。”



在開放工作室期間,被問到的問題:

第一名:你是怎麼把這些數字黏上去的?

第二名:為什麼是數字?

第三名:除了數字之外你也使用文字嗎?

第四名:這些數字的排列是有順序的嗎?



不過,還是有人問了我作品是否和這個空間有所關聯,還是有人看出地上正方形裡的空和牆上數字的實,還是有人發現了那些顛倒的影子。



另外做了一件也是用數字測量數字的做品,是關於我的身高。

100 Minutes Per Day

2008年6月1日開始進行100 Minutes Per Day。希望能以不方的方式來觀看一座城市,打破對這座城市的刻板印象和框架。

整個六月,每一天都會在紐約的某個地方,以一分鐘拍一張照片的速度拍攝100張照片。



通常是先決定背景,然後尋找一個可以坐著的地方,架起迷你腳架,加上一瓶礦泉水,等待100分鐘的流逝。六月有30天,3000張照片,這些照片後來被剪輯成30分鐘的影像作品,也就是說,大家看到的是百分之一的真實時間。



拍照過程發生很多小意外:選好的陰涼位置在第40分鐘變成陽光直射的中心,鏡頭前突然出現一堆龐大的垃圾袋,一台計程車在最後15分鐘佔據我整個拍攝畫面,拍到第52分鐘出現惡臭,等等,等等。很多人會盯著我看,正確的說 是會瞄我,也有人會問我在拍什麼,真是做發生關係的好機會啊,可惜我就只有一台相機。

因為100分鐘的計畫 我意外的成為一名道地紐約觀光客,如果沒有這個計畫,我大概就是每天跑畫廊美術館,看表演聽音樂會等等吧。

說實話,不是很認真的我,在紐約的這段時間還是看了大大小小不少的展覽,但結果來說,被感動到,甚至說有點感覺的展其實不多,開始做這個計畫之後反而得到意外的收穫。

每天要找一個點拍照,路痴加上完全沒方向感,我乾脆把腦袋裡的紐約地圖整個刪除,隨意坐上地鐵,隨意下車,上了路隨意亂晃閒逛,然後找個點坐下來拍照。也許是因為從小就在城市裡長大,我習慣了迅速移動,從一個點用最快的速度移動到另一個點,很少停下來看看中途的風景。

但因為這個計畫,我停下來了。

坐在路邊,不看書不聽音樂不思考,什麼都不做,就只是坐在那兒100分鐘,看著人群的移動,看著光影的變化。腦子裡的思緒一開始的時候是混亂和複雜的,總覺得應該利用這100分鐘做點什麼或思考些什麼。漸漸的,發現就讓自己這樣一片空白,整整100分鐘的空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一切都和自己無關,卻在身邊真實發生著,真的,是很美好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