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村藝術家

圖片來源:駐村藝術家 牛俊強

黃彥穎

黃彥穎作品細節
黃彥穎與藝術家
黃彥穎工作室
黃彥穎照片
黃彥穎作品
黃彥穎作品展覽

黃彥穎

駐村地 美國 / 紐約
藝術村 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
駐村創作 停在神旁邊 stop right beside god 黃彥穎 2013個展
黃彥穎,1981年生於臺灣屏東,畢業於臺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2009年獲文化部補助前往美國紐約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駐村藝術家;2012年獲亞洲文化協會補助前往印尼日惹「智美蒂藝術村」駐村;2012獲文化部補助前往法國巴黎「西帖國際藝術中心」駐村。

駐村心得:

在國際性的藝術村工作,與來自其他國家的藝術家互動,是很彌足珍貴的,只要談得來,你會認識到這位藝術家所屬的那個國家更真實的一面。



抱著開放的心態,與其他藝術家在想法上的碰撞會比較容易產生火花,不過相較於紐約ISCP,巴黎的氣氛比較需要耐心,一天做很多事情對法國人來說,是很奇怪的,所以在那裡,我跟亞洲藝術家比較合得來。



這次的巴黎駐村,我花了很多時間去看,巴黎有很多美術館,羅浮宮、龐畢度中心、橘園美術館、奧賽等等,每當完成一個行程,夜晚回到工作室,我都會透過網路回到臺灣,關心來自臺灣的新聞或是臉書的訊息,這時常會令我思考許多關於臺灣文化的事情。



臺灣因為政治與歷史的問題,在國際上地位並不明確,在島內社會的精神認同上也常砲口不一,近年來臺灣開始關心起文化的力量並且嘗試透過流行語的路徑在各方面製造口號,對我而言,臺灣政府試圖學習這樣的舞步沒什麼好說嘴的,生產出來的口號被拿來垢病在我看來也不全是因為政黨鬥爭,口號等於流行語這個公式,不能用來反證,流行用語之所以如其所是地成為流行,是因為生產出來的口號能造成滲透度,進而產生力量,但如果只是看準了跟著學跳舞就能參與或引起流行,那就真的只是妄想。



南韓這幾年的演藝娛樂業席捲全球,那有點讓臺灣開始省思並打算效法,我們開始研究南韓娛樂圈整合系統化的有效性,批判臺灣現有生態的問題,對我來說那很像是騎驢找馬,以一個創作者的立場來說,當你看到人家作品做出來擺在美術館或是畫廊時,驚嘆人家的idea的當下,其實一切都早就為時已晚了,如果臺灣也想出個super star絕對不可能是個像日本的村上隆,或是跳著騎馬舞的PSY,以目前臺灣對於稱文化作為軟實力的琢磨態度來說,那簡直就跟北京秀水街裡手拿著特A級品LV包兜售的服務員並無二致,明明就有能力生產出接近真品的質感,卻對真正的超越性無能為力。眼高手低的民族容易傲慢,手高眼低的國家則只是工廠。



藝術家透過駐村的機會到西方世界去生活以及創作,是養分很高的鍛鍊機會,除了親眼親身去體驗西方世界之外,對語言的訓練也是非常有幫助的,這些我覺得都是有志成為職業藝術家的人,相當重要的圖層(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