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往主要內容區塊_Skip to main content 網站導覽
中文 EN
關閉選單

搜尋 _ Search



訂閱 _ Subscribe



服務資訊 _ Service


服務電話 _ Tel:+886-2-8773-6861 (202,205)
服務信箱 _ E-mail:arnt@moc.gov.tw
建議瀏覽器 _ Browser:Chrome, Safari, Firefox, Edge
建議螢幕解析度 _ Default Resolution:1440*900
瀏覽人次 _ Page Visit:1,934,646

Copyright © 文化部版權所有 _ Ministry of Culture All Rights Reserved

進駐單位資料庫 _ Database / 18街藝術中心
回上一頁


18街藝術中心

美國 / 洛杉磯
創立時間 1988




18街藝術特區成立於1988年,栽培、支持許多洛杉磯藝術家,也是全球藝術社群間聯繫溝通的重要橋樑。

18街認為活躍、公平、健康的社會不可缺少藝術創作。18街的駐村計畫、展覽、公開活動、講演、出版品都鼓勵並支持最尖端的當代藝術,鼓勵當地藝術家和國際藝術家合作與互動。18街藝術特區透過藝術家駐村計畫與公開活動活絡社群,成為當代藝術的重鎮。

18街靠近陽光燦爛的聖塔莫尼卡海灘,位於活躍的洛杉磯藝術社群中心。.

聯絡資訊 _ Contact Information


電話:
+1 310 453 3711


網站:
http://18thstreet.org/另開新視窗

地址:
1639 18th Street, Santa Monica, California 90404 United States

設備 _ Facilities


最多接待人數:
每年16至20位

工作室:
大約1,000 ft2,充足的空間可進行簡報或開放參觀;家具、廚具、衛浴設備齊全,含有線電視..

其他設施:
無線網路、單車..

交通 _ Transportation


最近機場:
洛杉磯國際機場

最近車站:
最近車站

開車說明:
見網頁


駐村心得 _ Who’s Been There



牛俊強

<即使她們從未相見>


牛俊強,1983年生。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從事錄像、實驗電影、攝影、複合媒材裝置等創作。牛俊強近期作品多以生命經驗出發,並且與參與者共寫敘事歷程。在這樣創作過程中,他探討人與人之間微妙的牽連、不可見的交會、個人到群體的生命意識。他在其中也抵抗了物質性的消解,和單一視覺性的創造。

曾參與鹿特丹國際影展短片競賽、美國Pixilerations新媒體藝術展、紐約 cutlog NY Art Fair-Urban Illusions 、西班牙Aguilar影展、法國Tours亞洲電影節、法國ARTchSO錄像藝術節、北京夏日數位娛樂節、澳門VAFA藝術節、兩岸四地藝術交流計劃、台北金馬影展、台北美術獎、台灣國際錄像藝術展、台北電影節等國內外展覽。作品「即使她們從未相見」獲頒第35屆金穗獎最佳實驗片。

駐村心得:

「即使她們從未相見」是2011年九月於美國洛杉磯駐村,串連台灣與當地兩地的影像計劃,以仿紀錄片的形式,在不同時空地點完成。

在出發駐村前,我挑選生活週遭4位女性友人,請她們提供一張照片,至美國駐村後,找到4位當地女性,個別從這從這幾張照片選其一,並對這位陌生的台灣女子,做假設性的描述 (關於她的職業、生活習慣、喜愛食物、過去未來…等),其方式必須揣摩對方是久識的朋友(描述時以「我記得」,而非「我覺得」不確定語句)。整個訪談過程以錄影紀錄。待駐村結束,回台灣時,再請這4位台灣女子,針對挑選她的美國女性,以同樣方式描述,最後將這兩邊的訪談紀錄交錯剪接,使其看起來打破時空對話。

這4位女性分別有不同的年齡和背景,有些是在這裡出生的加州人,有些是從東岸過來唸書和工作。拍攝地點都在她們的住家和工作場所拍攝,這些空間有她們使用過生活過的肌理,也因為如此我也看到了別於電影外美國人的居家生活。

這個計劃有趣的地方在於,當我們描述一個未知的對方,以幾張照片為線索,依循著自己的生命經驗,因此其實也是對自我的另一種描述及轉化。另外一方面,這樣的自我經驗又摻揉進對異地的文化想像,因此這個假想出來的客體,是原我與他者之間 的過渡。這些多少反映了當今速食影像的現象-我們可以透過各種網路平台聯結許多面孔,可以很片面快速的切入一個人,但深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件作品是一個共寫的文本,除了被攝者,兩地觀眾也在經歷作品時,加入自己的主觀想像。而這些想像的聚集,最後成為一個跨越人種、語言、時空的記憶原型。這會是一個偏向文件性的作品,目前除了對談影像,還會有一個我搜集上百張女性獨照的裝置,在2012年四月完成,並且在台北其玟畫廊展出。藉由這個作品,我也認識了這趟駐村的美國好友-Kelly。而「即使她們從未相見」這件作品也獲得第35屆金穗獎。




史筱筠



史筱筠是一位在臺灣出生長大的導演及藝術家。畢業於洛杉磯歐蒂斯藝術學院藝術系,以及加州藝術學院實驗電影動畫所。她的創作面向多樣, 在藝術創作的領域裡,多方向的以平面、裝置、 動畫與影像來作為媒介,曾製作並導演過許多贏得國際獎項的影像作品,並於2005年獲補助前往洛杉磯18街藝術村駐村、2011年前往巴黎西帖藝術村駐村,目前居住在加州,洛杉磯。




李銘盛

2013 紙是樹的延伸 人的生命、生活是紙的延伸


李銘盛,出生於高雄美濃,1978年開始從事畫畫、攝影、雕塑等藝術創作。1981年首次發表攝影作品「故鄉美濃」,之後嘗試以裝置藝術、行為藝術等表達關懷自然生態與社會環境關係議題。1985年之後,李銘盛在世界各地遊歷,1993年以「火球或圓」作品,受邀參加『第45屆義大利威尼斯國際雙年展開放展』。2006-2010年間在北京798、宋庄等地創作,2010年回台定居。

駐村心得:

我以東方古代的人文思想、哲學思維和沿循自然生存的道理,探討、反省和思考人類的文明與人類的政治、經濟、科技不斷地的開發、發展、競爭、征服下,對物、對自然、對環境以及對人類本身提出自己的看法、思維和哲學。



在巴黎「西帖國際藝術村」來自世界各國各地的駐村藝術家絕大部分都十分的積極和努力。讓我最感興趣和學習的是一群來自北歐(德國、奧地利、瑞士、瑞典、挪威、丹麥、法國)的藝術家。



他們在5月10日我所舉辦的新駐村藝術家相互認識的PARTY中認識。他們年齡在24歲上下,他們聚集在一起,尋覓任何有可能展覽和發表作品的機會,每一個人撥出一些時間,共同策劃展覽、尋找空間、發表新作品,大家分工合作(有的人設計邀請卡、有的人準備酒會、製作網頁、發佈訊...事務),佈展時,相互幫忙。譬如﹕6月20日OPEN STUDIO展時,因為他們來得晚,沒來得及報名參加,所以他們自立救濟,為自己組織了一個展覽機會,在1502挪威藝術家工作室舉辦聯展,每一位藝術家邀請自己所認識的友人、藝評家、策展人...來參觀。7月8-11日他們又在另一個地方發表作品和展覽。他們邀我參與,我正忙著處理結束駐村的事務不克參加。他們積極的態度,令我極為讚賞、敬佩和學習。



很多(國內外)藝術家提醒我: 要在巴黎發表作品不容易,要進入畫廊更難,必須要有名家介紹引見。在不易發表作品的地方問題,新創作作品就很難落實實踐。



我在創作作品上,將趨向更加多元,放開心胸大膽的嚐試,藝術的事不一定要有憑有據,但要把它做到極致。而在不同環境下,要有不同策施,突破環境的極限。




林筱芳

《城市思維》


林筱芳,1972年出生,現居台北,畢業於政大廣電系與美國雪城大學電影藝術製作,目前就讀國立台南藝術大學藝術理論創作研究所博士班。創作類型以電影、紀錄片、聲響裝置、跨領域為主。 早期的創作源起於個人的情感與記憶,以家庭相簿式與民族誌紀錄片為主,探尋與想像過程不時與生命經驗與回憶交錯並行。



駐村心得:

在生命歲月中,我往返探尋於逐漸疏離的母體文化。困境之中,我轉向思索認同思維的形塑,人為何選擇遷移,又如何面對離鄉與返鄉? 我以攝影觀看所處的時代與社會氛圍,那展現出來錯置與疏離,複雜的後現代拼貼景觀往往超越了攝影自身可訴說的再現形式。



我覺得自己是業餘創作者,尚未尋找到能真正承載時代記憶的形式。近年來,我不覺地由社會議題式與敘事體式的紀錄片作者轉向對視覺檔案與歷史記憶的反思。身處於複雜殖民歷史與政治主體意識對峙的島國上,自我身分的曖昧狀態與認同漂浮不定。集體記憶與影像之在場性,招換當下「彼時曾在」。破碎影像在時空感知空間中交織於過去與當下。家鄉,成了似清晰卻遙遠的虛幻記憶,不再是個穩定不變與認同寄託的象徵。



在十八街駐村期間,我以大洛杉磯地區為基點放射出田野及創作的版圖,進行以旅遊暨民族誌長篇影像詩體創作。十八街藝術村的開放工作室之夜,我以作品集與當地長期駐村藝術家進行交流。駐村三個月期間,我四處走訪加州與芝加哥的台灣社團,進行相關田野訪談。為了擴大田野範圍,我特地飛往芝加哥,記錄當地台美社團的如何在當地與台灣團體在紐約街頭籌畫一場國際型的社會運動。歷經20個小時的車程,我跟隨這群人參與紐約市的台灣入聯大遊行。返台之後,完成了一部短篇的音像作品,於2008年正式發表。



駐村期間,在UCLA Film And Television Archive的影像資料庫進行相關影像考察研究,回返六七零年代的冷戰時期,台灣做為美方的東亞戰略位子中歷史幽靈的想像曾在的「蹤跡」(trace)。自此,由一位單純的影像記錄者,我開始逐漸轉換成檔案影像的研究型創作者。目前就讀於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班,逐步進行當代藝術的檔案影像之相關研究與創作。





莊雁婷

《祕密花園》系列


莊雁婷,生於台灣台北。2010年畢業於美國帕森設計學院研究所。2010年獲「佛里曼基金會亞洲藝術家獎助計畫」美國佛蒙特藝術中心駐村、2011年獲文化部補助前往美國洛杉磯第十八街藝術中心駐村。

駐村心得:

我藉由創造擬人化的生物,從其外觀的行為隱喻內心的想法。透過這些未知生物與擬人的敘述方式,書寫一種個人的、直覺性的神話。每一件作品都是一場關於動物性與人性本質的探索辯證,並進一步暗示著內在與外在世界的交錯疊映。



座落於洛杉磯的第十八街藝術中心,寬闊的城市空間與充足的光線照射讓人感受不同的城市氣氛,空中盤旋的老鷹、烏鴉、沙漠中恣意生長的多肉植物、仙人掌與石蓮,遼闊的大海、海鷗、滿天星斗與無人的夜間足球場,當地乾燥的氣候與美麗的景色幻化成如詩般的啟發。面對這樣明亮的環境,於是作品也呈現另一種不同以往的氛圍,溫暖而明亮,不再與黑暗擁擠的城市對抗。



三個月的駐村時間感受當地社群如何緊密地聯結共同與藝術家以及畫廊合作展覽,民眾積極地參與當地舉辦每月一次的Art Walk與藝術中心的Open Studio活動,展現洛杉磯熱衷藝術極大的活力,藝術家與民眾的交流相當頻繁。駐村三個月同時也受邀至當地畫廊參與展出,與一般民眾透過Open Studio與當地畫廊展出的機會,體驗不同文化的交流方式。透過參訪當地美術館展覽活動與體驗城中塗鴉文化,因此有機會嘗試不同類型作品的創作,並對多元文化有更多認識。





連時維

<我在枯萎的花朵身上看到一股倔強的尊嚴>
<關於另一個身體-頭髮>


連時維,1973年生於台北。2001年畢業於國立台南藝術學院應用藝術研究所金屬工藝創作組藝術碩士。同年於高雄橋仔頭糖廠藝術村駐村創作、2002年前往美國洛杉磯18街藝術特區以及韓國京畿道殷寧當代美術館駐村創作。2004-2010年進駐於國立台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鶯歌分館金工工坊,目前為一獨立手作金工工藝家。

駐村心得:

工藝人的創作模式原是仰賴特定材質或工坊設備,駐村交流促使我放下原有的既定規則,一切回歸從”本質”出發。



「第十八街藝術特區」是一個發展很完善的藝術機制,除有Highways Performance Space 與 Crazy Space專業展演,也時常舉辦與鄰近學校和社區的活動,是一種很自然地融入狀態。這裡有像”家”的感覺,雖平常大家都各忙各的,但每到活動開幕場合,大家都會聚集在一起交流;特區裡從事跨領域的藝術家很多,但由於過往本身是專精在某材質的創作,所以駐村計畫就很期待接觸到這些較陌生的創作類型,以拓展自身創作的思考模式與視野。



短時間參訪不同工作室、畫廊、博物館,當下感受強烈的多元文化衝撞,旅途中常會有自身錯覺,因轉個街角就是另一個不同族群的樣貌;在文化大熔爐的國度隨時感受到不同族群的拉扯、模糊、融入;在無國界的藝術領域,又因彼此文化的殊異,創作出與自身最貼切的作品,並感受其文化特質的獨特性;這些激盪啟發個人對本質的反思與關切身體在所處地域性的關係。



首次嘗試用身體行為在作品中與觀眾對話,或發現材質的多元可能性,這些經驗慢慢鬆動慣性在特定空間的唯一形式;另外能觀摩到專業藝術機構的運作,也是一個很難得的經驗。





陳曉朋



陳曉朋,1976年出生於澎湖。目前工作、定居於台北。作品於台北伊通公園、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台北當代藝術館、台北關渡美術館,以及澳洲墨爾本 RMIT Building 49、Stephen McLaughlan Gallery、雪梨 SNO Contemporary Art Projects 等展出。2011年前往美國安德森牧場藝術中心駐村。

駐村心得:

我以為,月曆是一種時間的地圖,平面圖則是空間的地圖,它們再現了人類如何思考與視覺化時間和空間,而我們如此依賴這種設計來生活,實在令人玩味。



2011年的夏天,我回到已經六年沒有拜訪的美國。七月我在科羅拉多的安德森牧場藝術中心駐村,八月則是一個月的紐約自由行。



在安德森牧場藝術中心,我十年來第一次再度創作版畫。很自然的,這讓我聯想起以前大學的生活,那時我主修版畫,也花了很多時間在它上面。我思考大學時期的自己,那些年影響了我什麼?為什麼後來我可以這麼多年不想做版畫?為什麼在這麼久之後,在這麼遙遠的地方,我又開始有了創作版畫的動力?



在紐約,除了參觀美術館與畫廊,我也利用機會拜訪以前在這裡念碩士時的朋友和常去的地方。某些時候,我一度感覺彷彿回到十年前在紐約的時光,但是更多的直覺告訴我,時間改變的東西很多,包括我自己。我問我自己,如果從那時候到現在一直待在紐約,現在的我會是什麼樣子呢?當然,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生命似乎只能往前看。



這兩個月是一段奇異的時光,讓我有機會回顧過往,重新認識兩段自己生命中重要的時光歲月。我想,這也暗示著現在的自己想要告別過去,有一個全新的開始。





陳擎耀

他鄉故鄉


陳擎耀1976年生於台北,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美術學系創作研究所,實踐大學媒體傳達系兼任講師,現在以專職藝術家身份活躍於台北藝壇。曾於1999年及2000年分別獲得台中港區藝術中心台灣藝術新貌獎及台北美術館台北獎首獎殊榮,並於2009年獲得美國亞洲文化協會台北分會劉國松創作獎助並赴紐約進修 ;同年獲韓國Open Space Bae藝術村邀請赴韓國釜山進行交流展覽。



駐村心得:

洛杉磯是個很有趣的城市,或許是因為地緣距離亞洲較近,所以這邊是亞洲移民的大本營。因為我從亞洲來,因此我對於各個種族的亞洲移民的聚居地特別有興趣,所以我花了比較多的時間在觀察瀏覽各個聚居地,如中國城、小東京、韓國城、小台北等等…。這些在我看來說其實算是國中之國的租界區,各個族群在這當中群聚生活,努力生活之餘,也不禁懷著對母國故鄉的一絲鄉愁及懷念,表現在外的除了在食物上,另一點則在建築物上…。



我特別去拍攝在這些地區的一些建築物,不管是平凡的住家亦或是廟宇、做生意的商家 ,人們往往企圖在這上面表現自己對於原鄉的依戀,想從中抓到一點原鄉的影子。但畢竟離開已久洛杉磯畢竟不是東京或台北,一切外在條件都不同,他們無法複製出一模一樣的東西,最後得到的只是皮相的摹仿、一個對於東方情調的粗劣仿製品而已。



綜觀此次駐村成果,完成了新作的製作、下階段計畫的思考、與在地藝文圈的交流、另外更可貴的是參觀了很多好萊塢的電影製片廠及工作室了解了專業電影視製作的流程及規模,因為我的創作方法及觀念與此有關,我想我可以從此拮取很多養分,而這對於我之後的藝術發展極具幫助。此行的成果豐碩,也結交了幾位外國藝術友人,實為難得之人生經驗。





葉育君

洛杉磯之夢 El Sueño de Los Angeles


葉育君,自2001年起,留學於法國,於國立高等巴黎-賽吉藝術學院取得國家高等造型藝術文憑,巴黎索邦大學新媒體藝術雙碩士。作品的形式以行為藝術、錄像裝置、聲音表演為主。曾與參與國際藝術團體 Réseau Artskool 於法國 Main d’oeuvre 藝術中心進駐(2007),以及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駐村(2010),18th street art centre 駐村(Santa Monica, Los Angeles)(2014)。2013年,在台灣新北市蘆洲區,成立一個新的藝術空間:「instant 42」,將空間塑造、營運當成是創作的一個形式。為一個兼具藝術展演/工作室/藝術家進駐三種功能的複合性藝術空間。

駐村心得:

成立於1988年的18街藝術中心,是洛杉磯重要的駐村地及藝文空間也是南加州運行時間最長非營利性的機構。藝術村創立者,也是當時知名的行為藝術雜誌 Hight Performance 的總編。

身為一個行為藝術家,來到美國行為藝術脈絡有重要連結的地方駐村,深感命運的巧合。入駐後,發現無論是 Santa Monica 或洛杉磯,大至整個美國,種族歧視、美國夢的議題,時時都在身邊發生。身為一個從外地的我/藝術家,如何在資本主義的大本營下適應並且生存?如同來自四面八方的美國移民,一個關於逐夢的現代版。

在國外的創作,往往因為文化/語言的衝擊,關心文化認同/差異的部分。因為駐村的契機,重新讓自己重新歸零,用感知去感受世界,讓我也嘗試新的創作形式如:雕塑,攝影等。這是一個在大城市的磨練,藝術家如何對於不同文化的認知,在短暫時間之內自省、擴展藝術圈人際關係、而產出對應環境的藝術作品、同時間也挖掘自身創作的不同面向。

2014年的21世紀的洛杉磯,與我想像中的美國不一樣,普遍高的生活水準,並崇尚心靈提升與自由,但隨時還是感受到後嬉皮氛圍存在不同的場域、話語、人群、信仰。

駐村的展覽命名為:『洛杉磯之夢』,為美國夢的洛杉磯現代版。這是關於此片土地的記憶?或是藝術村裡的遊魂?我試圖在自己的夢境以及築夢者的夢,做一個連結。曾經八年異鄉人的我,再次憶起築夢者/移民的辛苦與迷惘。身為一個新的築夢者,來到LA挖掘新的藝術基地,興奮的投向發展成熟的藝術圈資本主義,也在迷失在這個廣大的城市。展場成為藝術家與洛杉磯追夢的人的對話空間。而作品中“洛杉磯幽靈”角色,它遊蕩在都市的各個場景,像是失落的靈魂,或是被遺忘的回憶,說著一個關於這裡人們的故事。

此次駐村,受到很多藝術村工作人員及長駐藝術家的照顧。如電影導演Michael Barnard、前藝術村總監Clayton Campbell、畫家Yvette Gellis、行為藝術家Dan Kwong、Bernadette Fox等。並且與在地/國際藝術家合作如:Alexis Mailles (Fr), Dan Kwong, Monel Chang,Kyle Kaplan, Frida Li, Oshus, Mystic Pete, Richard Andres,Cheyenne Dunbar等。

離開藝術村前夕,18街藝術村總監提到未來會對行為藝術、表演藝術有不同的空間展演並提供更多社區、藝術村資源。最後幾週也遇到洛杉磯活躍的策展人,而掀起可能合作的機會。

三個月的駐村,對於地緣廣闊的洛杉磯,要全面的了解是非常短暫的,建議藝術家先連絡好想要碰面的單位跟策展人。藝術村提供良好的居住/創作環境,讓藝術家可以專心創作,而加利福尼雅的陽光讓人每天都精神奕奕。因為這個具有悠久歷史的藝術村,擁有許多土地/人的記憶、情感、以及優秀的藝術家互相切磋,也激勵我的創作能量,感謝文化部給我此次的機會,做這次的國際駐村交流。希望有機會再踏上這塊土地。




劉玗

一個帝國的崛起




劉玗1985年生,目前居住及創作於台北。為藝術創作者、從事美術相關工作、社會參與者。纖細、敏感、直覺並且精準到強烈的個人語彙如同80年代出生的影像世代的年輕人,劉玗在大量的電影浸淫中成長,所有的敘事、劇本、影像語言、幻想情節成為她解讀世界的方式。從創作可以觀察出她一直在追尋一種非理性、不尋常的、包含各種幻想的與偶然的穿越性經驗。個展經驗有於洛杉磯《Several Ways to Believe》、關渡美術館《停泊在車站的愚人船》、誠品ART STUDIO《花蝶租來的人生》,此個展於台新藝術獎第14屆第一季獲得提名 、與吳思嶔策劃的雙個展《兩個末日》,此展亦在同年得到「2012台北美術獎」的優選、曾參與過國立台灣美術館「台灣雙年展」、台北市立美術館「舞弄珍藏:召喚/重想/再述的實驗室」各個國內展覽,與各個國外聯展韓國「Mille-Feuille de Camélia」東京、「 NEW DIRECTIONS 展#2 TRANS-PLAX」、捷克「不適的招喚」、捷克「Discomfort's Calling」等經歷。

創作計劃:一個帝國的崛起(Gold Mining History)

這個計畫源自於我在台灣對於街友這個族群的研究漸漸展開的,2015年至2016年間與街友頻繁的接觸經驗裡,慢慢的進入了台北車站這個街友長期居留的公共空間,街友因為資源分布或空間友善的地緣關係,台北車站因而成為了多面與多重的空間釋義,在後續的計畫裡我嘗試著讓街友們成為第一人稱,重新詮釋這個公共空間屬性可能性。

這次在18 Street Art Center駐村提供了我特殊的經驗與機會,除了研究台灣自身的族群問題,更有機會參與不同國家的經驗與歷史脈絡,多方的參照因為國家的歷史向度之於族群而產生的不同面相。由於這次駐村的城市洛杉磯處於一個特殊的位置,氣候溫和、資源豐富、人文與民族的多樣性,因而成為了著名的「遊民之都」,在2016年遊民人數激升為26,000人,美國主要的遊民問題出自於長久以來美國一直是極度資本主義與功利主義,最主因是從1970年代後期產業外移、平價房屋供應不足,中產階級工作減少,而居住成本卻持續攀升,而政府卻沒有相對應的輔助措施,導致大量的退伍軍人與低階級者無力負擔居住空間,漸而成為無家可歸者。

大量的無家可歸者佔據了街道,佔地為王的利用帳篷或暫時性的篷布隔出了自己的空間,洛杉磯城市所代表的正面形象,健康活力的陽光之都與好萊屋電影裡充滿無限可能的消費形象與資本形象,在這個充滿矛盾與荒謬的都市景觀與人文氣息裡。我意識到除了政府政策的結構性問題會造成此特殊景觀的存在,真正的問題其實與歷史脈絡環環相扣,計畫因此圍繞著尋找著歷史與空間幽微的故事慢慢整合而成。




劉時棟

圖像漂旅系列一二三
Drifting Images


劉時棟,1970年出生於臺灣苗栗。2001年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學系創作碩士班畢業。2011年獲選亞洲文化協會駐村交流計畫,駐村於日本東京森下Morishita工作室;2010年獲文建會推選駐美國第十八街藝術村藝術家;2001年獲臺北市政府文化局推選駐韓國京畿道Young-Un現代美術館駐村藝術家。作品被典藏於White Rabbit Collection, The Franks-Suss Collection, 國立臺灣美術館, Deutsche Bank Art, 關渡美術館和民國帝門藝術教育基金會等處。

駐村心得:

自2000年以來我已漸漸脫離裝置和表演藝術,現在受到傳統藝術拼貼的啟發,利用從印刷品上剪下的圖片(其中時尚雜誌更是圖片來源大宗),重組排列然後加上顏料,在畫布上創作。在我早期的裝置和表演藝術作品中,可以看得見很特定的創作方式。我總是運用拼貼的技巧,將所想探討的主題用詼諧的手法重新組合,主觀地割剪、變形、遺留畫筆的殘跡,我將這些元素組合成一個個感觀視覺空間,創造出超脫傳統的當代拼貼作品。這就是我所追求的。



這次到十八街藝術特區駐村研習,讓我了解美國西岸洛杉磯和舊金山的藝術環境,畫廊與藝術家之間的合作關係,博物館與美術館的運作,並且在駐村期間亞洲藝術雜誌也採訪我,並且報導這次的文化交流。



這三個月在十八街藝術村做文化交流,是一個很好的開始,讓我置身於國際藝術村的多元文化中,讓我有新的視野與觀念,以至於回國後投身屬於自己土地時,更能有豐富的閱歷和經驗,對文化藝術作一番貢獻。





蔡士弘

脫離與留存(Leave & Live)、框


蔡士弘,畢業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研究所,2014年獲文化部甄送前往「第18街藝術中心」進行為期三個月的駐村交流活動,並在臺灣書院的贊助下於該藝術中心展出作品。

駐村心得:

在美國的異國文化衝擊下,發現我創作的另一個可能,在地大物博的美國,我們台灣地狹人稠,似乎是擺脫不了的宿命,他們作品講究一種氣勢,而對於細節不刻意堆砌,而作品之大令人咋舌,而這似乎讓我領略到關於泱泱大國跟島國之間的差異,這的確是我們必須突破的困境。

在西方國家的文化下,的確會開始思考從台灣島國文化的脈絡放眼歐美,台灣在經濟上是先天就無法跟如此大國相比,要如何找出自己的優勢。所以在新的創作裡我加入大量的像島嶼般的小山,有點飄移,也順便一解思鄉之情。

我在當地的創作是以一種梅杜莎的凝視處理島國台灣在被海洋或環顧的大國間,努力掙扎,或被石化後,失溫失常的看到強國真實的脆弱。所以我開始嘗試畫島,這個島是我的家鄉,被丟在一個虛擲的空間,而島裡通常有一個人,那個島民指涉的是我……或者就是台灣的人,這個島民被困著,他沒有頭,理所當然地也就沒有腦,所以無法思考,取而代之的是多了一隻手,所以大部分的時間就是自己跟自己玩遊戲,那些無意義消磨時間的遊戲。而我對於數位時代一直有著一種消極的反叛,所以這次我把算把數位的時代性用三峽的傳統染布技術作為手段,像衣服一樣完全以符號滲透我們的生活,變成我畫布的基底材。而這種反差甚至帶著點諷刺,或許未來的某一天,衣服都會用數位的方式呈現。另一個名字的顯像位移是los angels跟lost angels的連結,我到了洛杉磯讓我覺得自己是失落的天使,天使是美好的形象,但事實是,現實沒有天使,即使覺得自己是天使,但天使不會飛,永遠會殞落消逝。所以畫面處理是只有一隻天使是有鋼索的,其他是假性飛行。而此一系列作品也沿襲的我舊有的風格,一直在建構一種敘事性的廢墟,或是被屏棄在世界邊緣的人物,對世界抱有希望卻又消極的活著。




蔡坤霖

(資料素材收集)


蔡坤霖,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科技藝術研究所媒體藝術組。2012年美國洛杉磯18th Street Arts Center 駐村藝術家、2010年日本橫濱Koganecho駐地藝術家、2010年板橋435國際藝術村第五屆駐村藝術家、2005年台中20號倉庫第六屆駐村藝術家。

創作理念:

我的作品在於提供一種感官媒介給觀眾來產生出新的感知經驗,所以我的作品常以視聽覺並行的方式來呈現,而視聽覺作為引發身體動態的動因,從而形塑出一種新的身體感知經驗;另外,我也認為人對於世界的認知是來自於個人的經驗受器 (感官)的總合,才可以得出世界之於自我的認識,所以在創作上總是需要在設置地點進行調查 (可能包括風向/ 陽光/ 聲音/ 居民活動習慣/ 地方特色產業等等)然後透過這些認識與調查才可能創作出一個適切的作品,並希望經由作品們不斷的提供新的感知經驗給觀眾,並透過觀眾的參與來達成對世界認知的刻板印象的改變。

駐村心得:



透過語言的交談以及生活的過程去了解一個或一個以上的民族性是我在各地駐村非常重要的功課,事實上很多因文化造成的衝突不太需要去提問以求解答,只需要在生活中仔細地品嘗對方的用詞遣字與身體表現,大概就可以了解是甚麼造成一個民族的特殊性,我再透過這樣的觀察體驗從中提煉出我需要的元素以便置入我原有的作品脈絡中。



至於眾所矚目的人際網絡的拓展,坦白說,在美國的任何一個藝術村裡,沒有太多美國人會在意一個小島國的藝術是怎樣,更何況他們連「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到底誰是中國都搞不清楚,怎麼有時間再去理解「台灣」?事實上根據18街藝術中心的策展人跟我敘述的,10月將會帶領一群年輕的洛杉磯藝術家前往法國參展,以藉此對歐陸展示美西的藝術,也就是說想藉此讓歐洲知道美國的藝術不是只有東岸的紐約。



想必大家也可以了解,就連泱泱大國的美國境內也區分著東與西的藝術圈,更遑論我們在島國上吵著台北與南部的藝術資源分配問題,而且也可以看的出來,美國依然是面朝歐陸的,他們並不是那麼重視「台灣」藝術,這裡只是陳述事實,然而在面對歐陸的態度上卻跟我們有著非常大的不同,美西洛杉磯的藝術圈為了讓別人看的見他們,他們先推選出原創於美西的藝術創作內容與技術(藝術家),然後再透過文字論述去做歷史脈絡上的整合嫁接(藝評家/策展人),並且這兩造之間有著頻繁的討論,最終再將結果帶出國去展示,秀出何謂美西洛杉磯的藝術,接著才是重點,他們會持續讓這些藝術家在國際上有曝光機會,他說這樣才會讓國際真正的去了解美西現當代的藝術是甚麼。



反觀我們總是出口轉內銷,也就是說我們的藝術是在某種國際藝術觀的認同範疇內進行的,我們無法自我生產與自我認同,所以在國際上就沒有所謂的「台灣藝術」,我們永遠都只能是「淡水河曼哈頓」、「大台南京都」,沒有這些外國文化景觀的加持我們似乎無法想像自身的文化景象,而且我們總是出去秀一下然後就在島內孤芳自賞,在沒有持續長遠的文化輸出規劃下,相對的我們也不過是在自我消耗。





聶永真

Lost in Translation


聶永真,1977年生,於台灣科技大學主修商業設計。投身華語唱片、書籍與藝文領域等平面設計指導十餘年的聶永真,為台灣近十年來新崛起設計師中最受矚目的一位。他每一份作品的誕生,皆牽動著中文大眾流行文化裡年輕消費者的目光與討論,他最為人知悉的就是以其擅長的文字安排敏銳度跟視覺語言形式,對十年內華語唱片与書籍的樣貌帶來全新品味與審美觀點改變的浪潮。

駐村心得:

我著迷於關於語言in/output的異趣與拼貼,覺得越陌生、充滿越多異地人的城市,在語言並置或錯置的「達達現象」越充滿高潮;這種現象也包含了不同國家的「語.符.字形…甚或亂碼」。這些東西的混合,提供我一種視覺傳達層面上同時交媾或錯身所「陳列」出的想像空間。



思考如何結合易懂的敘事方式跟個人視覺上的專長,將這些東西轉換成強而有力「看得見」的有趣展演形式, 是駐村期間嘗試的實驗,一道從「傳達」走向「達達」的表現形式實驗運動。



十八街藝術中心位於美國洛杉磯,因地域關係影響,當地混合著有來自全球不同種族、語言與文化的多元特性,這是我創作緣起的相關原因與發想素材之一。加州氣候溫和,陽光充足,所以在人事物與環境的氛圍上可以明顯感覺到較其他城市充沛與活躍。



而好萊塢又位於洛杉磯,更讓當地成為電影、音樂及視覺文化的娛樂重鎮,在當地結識許多藝術家朋友的工作內容即與好來烏文化產業密切相關,包含電影導演、演員經紀、遊戲配樂作曲家……等。在洛杉磯駐村的特點就是可以明顯感受到這類創作產業的蓬勃,這或多或少也影響到了身在台灣的我們對環境改變跟文化創造的動力。



洛杉磯地文遼闊,雖有地鐵、公車等公共交通等,但並不發達或特別方便,跟美國大多數其他地方一樣,大部份居民皆以開車代步,備有一台車(會短期租用)會是更容易深入當地環境的方法,此一建議也供作未來的駐村藝術家參考。





蘇淑美

<Fertility 系列>


蘇淑美,1969出生於雲林。2005畢業於台南藝術大學視覺藝術學院應用藝術研究所陶瓷組藝術碩士。2004年擔任丹麥國際陶瓷中心駐村藝術家、2006年於橋仔頭糖廠藝術村駐村,並前往美國洛杉磯第十八街藝術特區駐村。

駐村心得:

十八街藝術中心位於美國洛杉磯Santa Monica, 二十年來,已有超過千位不同領

域的藝術工作者(含畫家、作家、 雕塑、攝影家、表演藝術家等)曾在此進駐。

我在駐村期間遇到的藝術工作者有來自美國、日本、澳洲、捷克、德國、瑞典

等。藝術中心每三個月有一次open studio, 吸引很多藝術專業工作者或愛好者

來交流。




我使用陶土雕塑及當地發現的一些有趣的現成物為媒材,彷彿在寫日記,我每天

做幾件小作品當作紀錄,雖然時間及設備有限,結果反而呈現出以前自己不曾

出現的一種面貌, 在駐村的Open studio 中展出,意外得到很多回響。




蘇匯宇

2014年創作計畫


蘇匯宇,1976年生於台北。2003年獲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碩士學位。畢業後,持續活躍於當代藝術領域,將創作主題放在探討影像、媒體與日常生活交織後的複雜現象上。曾獲ACC「國巨科技藝術獎」獎助,於2009年前往紐約Harvestworks數位藝術中心駐村。2013年前往捷克席勒美術館、2008年與2004年前往洛杉磯十八街藝術中心駐村。

創作理念:

我的創作始終關心大眾媒體與當代生活的關聯性,然而自2010年「使蒂諾斯家庭實境秀」(Stilnox Home Video)系列之後,我也開始關注藥物、壓力與精神疾病等問題在當代生活中的現象。



經神病學,與精神病的治療/控管,都是一個緣起於西方的概念,我期望藉由駐村的機會,去考察其他城市關於這方面的現況,特別是歐洲,「反精神病學」(anti-psychiatry) 的傳統意識一個值得關注的重點。這種近似於對世界邊界的,異鄉的乃至遠方的感覺,促使我強烈渴求一個與都會地帶極為不同的駐村機會,一個相對形式上更加接近這種陌生疏離的空間來觸發更多靈感。

駐村心得:



比起文化部在紐約或者巴黎等都會形態的駐村據點,位於席勒美術中心的駐村計劃顯得極為特殊而珍貴。因為Cesky Krumlov身為文化遺產古城的地域獨特性,駐村藝術家得以享有寧靜優美的古樸生活,雖然算是所謂的鄉下地方,但因高知名度而成為觀光區,生活機能仍屬便利。然而也因地點並非都會地帶,使得該席勒美術中心的駐村計劃並未著重藝術家的發表與人際連結。該駐村計劃比較適合於現階段需要專注於工作室製作、靈感發展與個人體驗轉換的藝術家。



而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席勒美術中心位於 Cesky Krumlov 所俱有獨特的地利之便,這使得它前往中歐幾個重要藝術中鎮都極為方便。布拉格3小時,維也納3小時,林茲1.5小時,薩爾斯堡3小時與慕尼黑5小時車程(以上已shuttle bus私人包車為準)。這表示席勒美術中心的駐村藝術家可以輕鬆地在駐村期間規劃前往這些城市,第一手體驗中歐與德國巴伐利亞地區的歷史、日常文化與當代藝術現況。





蘇麗真

<綻放的百合>


蘇麗真,1953年生於台灣台中,1983年赴美進修於紐約藝術聯盟。曾於2002前往美國安德森意牧場藝術中心駐村。目前為一專業藝術家。



創作理念:



<綻放的百合>

每年台灣的野百合花綻放期,於夏季進入盛開期,清新脫俗的花朵佈滿整座山區與海邊,非常美麗壯觀,讓人看了心花怒放視覺震撼,花影又隨風搖曳,空氣中瀰漫著淡淡幽香,這是多美好的享受!



野百合是一種生命力強韌的花卉,有陽光、水分和少許的土壤,它就能活下來,象徵著刻苦與旺盛的生命力,是讓人驚艷又感動的植物,作品的創作意念是想喚醒世人要共同來維護珍貴的自然資源!

駐村心得:

安德森牧場藝術中心位於雄偉的洛磯山麓,鄰近遠近馳名的度假勝地亞斯本(ASPEN),搭公車約30分鐘車程,夏天名流來此避暑,冬天則為美國滑雪者的天堂。



安德森牧場是陶藝家索德納(PAUL SOLDER)於1966年將它轉變為藝術中心,40多年來從舉行非正式的藝術活動,蛻變成知名的藝術機構,對現代藝術、設計及工藝同樣重視,每年舉辦質量均優的夏季工作營、全年度的展覽、國內外文化專題之旅與社區互動,以及藝術家駐村計畫。



藝術工作者在一個被照顧、尊重,完全自由開放的創作環境裡,除有兩位頂尖的指導教授引導外,同時與幾百位國際藝術家齊聚在同一時空,日夜的互動與交流,思緒不斷被激盪,不知不覺中已提升了創作領域的寬廣度,自然而然湧上源源不絕的創作意念,感覺猶如欣賞北極光時的驚喜,身心護得從未有的喜悅!



此次駐村學習心得分享:永不設限





林煌迪

2003 <綠色假期>
2012 <假動作>


林煌迪,國立台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藝術碩士(M.F.A)畢業,現任多所學校講師及「文賢油漆工程行」藝術家工作坊負責人。2002年,嘉義鐵道倉庫藝術村」第一屆駐村藝術家、2003年前往美國安得森牧場藝術中心駐村、2012年前往美國洛杉磯第十八街藝術中心駐村。

駐村心得:

我的藝術創作和我的生涯發展之間是一種漸次演繹的過程,基於個人生存的脈絡,作品間也存在著密不可分的脈絡關係,並以抵抗現實的門檻作為基礎,以所有的可能性回應身處的真實社會。



2003至安得森牧場藝術中心駐村,到了科羅拉多州一個非常高級的藝術渡假村,那一次我意外看到了藝術在美國的另一個面向,一個真實並令人震撼的專業「文創產業」。這裡提供的雖然不是專業藝術家之間的交流,但卻體驗了藝術與美國常民生活脈絡中有極密切的產業關係,也影響了我後來在文賢油漆工程行經營政策的改變,完全走向更純粹藝術創作計畫,並遠離商業化的文創思維。



2012年至18街藝術中心駐村,在觀光聖地聖塔摩尼卡,是美國西岸的地方專業藝術圈的交流平台,也與社區的經濟圈密切結合,此次的駐村也對於洛杉磯整體的藝術生態有了較完整的概念。更讓我覺得完整而建全的藝術生態,對於整體藝術發展的重要性,不僅單一藝術家的創作必須被重視,藝評家、收藏家、藝術史學者、美術館、學院、畫廊、政府官員、媒體、企業、一般民眾…等等,之間的生態關係,都必須被釐清,並且在生態圈中,能夠相互支援,並回應自身社會的問題。不斷的從外國作任何拷貝都是沒有用的,但是這也是長久以來我們的政策制定者最感興趣的。當然這所有的認識都回應到了我的創作中。





周孟曄

測量,100 Minutes Per Day


周孟曄,法國巴黎第八大學造型藝術碩士研究所畢業,大學時期曾就讀於中央大學數學系(1986-1987)和台灣大學人類學系(1988-1992)。2006前往洛杉磯十八街藝術中心、佛爾蒙藝術中心、紐約ISCP藝術村等地駐村,也曾在黃金博物館(2012)、朱銘美術館(2011-2012)、板橋435國際藝術村(2010)、嘉義鐵道藝術村(2005)、台北國際藝術村(2004)、樹火紀念紙博物館(2002)等地駐村。

駐村心得:

測量挑高的空間,寬444.5 公分,長494公分,高度量不到,大概是600 公分以上。

沒有窗戸,天花板上的斜窗戶讓空間整天都亮的很燦爛,然後,我開始用自己的方式,認識和確定這個即將相處4個月的空間:測量,用數字測量數字。

因為沒辦法打光,所以在這個白的很純粹的空間,我的數字第一次有了顏色。雖說是沒辦法打光來營造影子的空間,但是在午後會有自然光影出現,可遇不可求,一種泰然而微弱的驚喜。



以不同尺寸的正方形紙為單位,畫著,割著,完成了兩次工作室的測量,得到兩條平行線, 兩個不同測量結果。”



在開放工作室期間,被問到的問題:

第一名:你是怎麼把這些數字黏上去的?

第二名:為什麼是數字?

第三名:除了數字之外你也使用文字嗎?

第四名:這些數字的排列是有順序的嗎?



不過,還是有人問了我作品是否和這個空間有所關聯,還是有人看出地上正方形裡的空和牆上數字的實,還是有人發現了那些顛倒的影子。



另外做了一件也是用數字測量數字的做品,是關於我的身高。

100 Minutes Per Day

2008年6月1日開始進行100 Minutes Per Day。希望能以不方的方式來觀看一座城市,打破對這座城市的刻板印象和框架。

整個六月,每一天都會在紐約的某個地方,以一分鐘拍一張照片的速度拍攝100張照片。



通常是先決定背景,然後尋找一個可以坐著的地方,架起迷你腳架,加上一瓶礦泉水,等待100分鐘的流逝。六月有30天,3000張照片,這些照片後來被剪輯成30分鐘的影像作品,也就是說,大家看到的是百分之一的真實時間。



拍照過程發生很多小意外:選好的陰涼位置在第40分鐘變成陽光直射的中心,鏡頭前突然出現一堆龐大的垃圾袋,一台計程車在最後15分鐘佔據我整個拍攝畫面,拍到第52分鐘出現惡臭,等等,等等。很多人會盯著我看,正確的說 是會瞄我,也有人會問我在拍什麼,真是做發生關係的好機會啊,可惜我就只有一台相機。

因為100分鐘的計畫 我意外的成為一名道地紐約觀光客,如果沒有這個計畫,我大概就是每天跑畫廊美術館,看表演聽音樂會等等吧。

說實話,不是很認真的我,在紐約的這段時間還是看了大大小小不少的展覽,但結果來說,被感動到,甚至說有點感覺的展其實不多,開始做這個計畫之後反而得到意外的收穫。

每天要找一個點拍照,路痴加上完全沒方向感,我乾脆把腦袋裡的紐約地圖整個刪除,隨意坐上地鐵,隨意下車,上了路隨意亂晃閒逛,然後找個點坐下來拍照。也許是因為從小就在城市裡長大,我習慣了迅速移動,從一個點用最快的速度移動到另一個點,很少停下來看看中途的風景。

但因為這個計畫,我停下來了。

坐在路邊,不看書不聽音樂不思考,什麼都不做,就只是坐在那兒100分鐘,看著人群的移動,看著光影的變化。腦子裡的思緒一開始的時候是混亂和複雜的,總覺得應該利用這100分鐘做點什麼或思考些什麼。漸漸的,發現就讓自己這樣一片空白,整整100分鐘的空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一切都和自己無關,卻在身邊真實發生著,真的,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黃蘭雅

<無題> <碎形裝置>系列 2007 ISCP開放工作室


黃蘭雅,2002年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研究所畢業。2013~2008年間主持【一年畫廊】計畫。駐村經驗包括:2007年在紐約ISCP國際藝術工作室、嘉義鐵道藝術村;2006年前往紐約POINT B PROJECT;2005於沖繩前島藝術中心、舊金山赫德蘭藝術中心、比利時AIR安特衛普駐村;2004年前往韓國京畿道殷寧當代美術館;以及2003年於洛杉磯十八街藝術中心駐村。

駐村心得:

「漂浮」意味著「偶然」與「無根性」,相反地,「埋植」則代表著「穩定」與「堅固」。這兩種對比關係所產生的場域能量,是並存於「現實」的物理性空間與「非現實」的抽象空間當中的。這樣的關係不乏與「人」的空間存在形式,有所呼應,因為人對應於自然、環境與生命的姿態,決定了彼此之間的關係方式,而且此項關係方式是互動共生的。



這樣的關係體會來自於駐村的生活經驗,在物件的創作上,我選擇了以下幾項要素:一、使用「熱熔膠」-這項非大自然產物的工業性媒材;二、以「碎形」-大自然中不規則的複雜形態,作為作品的主造形;三、透過「空間裝置」,將個別的創作物件與環境加以結合,嘗試呈現「現實」與「非現實」的空間能量對應;我希望作品不論是置身室內、或是延伸至戶外,都能與「環境」有所結合,達到具有對比性的和諧視覺場域。



對我來說,駐村經驗所影響的不只是創作的部份,最重要的是一個性格鮮明且獨立的藝術創作者可以在這過程當中塑造完成。在國外的駐村的經驗對藝術家所產生的各面向衝擊讓創作者可以更深入、獨立看待自己的創作脈絡,也能夠在那個當時更單純的面對並創造自己的作品。同時也能接觸、理解這世界上多元的文化價值;與來自不同國家、文化背景的藝術創作者交流是其中最珍貴的經驗之一。